欢迎来访学习之家,专业的阅读学习平台

加入收藏

黑色青春上那道迷情的伤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5-16
摘要:1 半年的服役期结束后,在劳教所有过几面之缘的菲姐,在自己的搬运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个出纳职位。 体贴的菲姐在将我引见给同事时,刻意隐瞒了那些不堪的过去。站在那些热情的同

    1 
   半年的服役期结束后,在劳教所有过几面之缘的菲姐,在自己的搬运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个出纳职位。 
   体贴的菲姐在将我引见给同事时,刻意隐瞒了那些不堪的过去。站在那些热情的同事面前,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仓促寒暄之后,扭头钻进自己的格子间,手心里满是冷冷的汗。 
   有了工作,总算长出一口气,让我没想到的是,菲姐竟会那样细心。当我下班后正为无处栖身一筹莫展时,她将我叫到了面前,将一串钥匙推了过来。 
   东城城乡结合部的一套两居室,菲姐笑着说,房子不好,凑合着住吧。我紧紧攥住那串钥匙,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除了努力工作,无以为报。事实上,除了工作,我也没有任何爱好。 
   为了维护好不容易戴上的面具,我风声鹤唳地沉默在公司中,小心翼翼地和所有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唯一可以倾吐心声的人,只有菲姐。 
   而作为老板,菲姐总是忙碌的,所以,大多时候,我只能鼹鼠一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偷偷打量眼前这个明亮的世界。 
   白天的时光还好打发,只是到了夜晚,每当我晚班后独自穿越空旷狭长的地下通道时,寂寞恐惧的潮水就会席卷而来,让人窒息。 
   更恐怖的是,最近这段时间,我总听到身后有某种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可回头去看时,黑漆漆的通道里,却只有空荡荡的夜色。 
   我怀疑有人就藏在那些黝黑的柱子后面,可是,却没有胆量跑到后面去看个究竟。夜深人静,单枪匹马,一个孤身女子,唯一的选择只有撒丫子狂奔。 
   如是惊惧了几天,脚步声貌似消失了,可是,灾难却骤然降临。 
   那天晚上其实月光很好,我飞快地在巷道里跑过,马上就要跑出那浓重的黑暗时,一个黑影忽然从柱子后面蹿了出来。 
   联想到前段时间发生在这个城乡结合部的一起抢劫命案,我的腿脚已经开始发软了。 
   那个蒙着面男人一扑而上,一手薅住了我的裙子。哧啦一声,绿色的棉布裙从衣领处一直扯下来,大声呼救,拼命挣扎,可是,空茫茫的月色下,一个人影都没有。 
   那个男人臭烘烘的嘴巴猪一样拱在我裸露的胸前,我扭动挣扎着躲避,可是,这好像更刺激了那个男人的兽性。他粗重地喘息着,将我狠狠挤压在巷道的墙壁上,坚硬的下体好像刀子一样眼看就要划破了我的身体。绝望的惊骇中,猛然间,我似乎又听到了那种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然后,轰隆一下,猪头劫匪沉重的布袋一样滚到了地上。我踉跄惊恐地爬起来,依稀的月光下,一个男人手里拎着砖头站在面前。 
   后怕地缩了缩身子,眼前两个男人,哪个才是天天跟踪我的家伙?我慌不择路地爬起来,正想夺路而逃,此时,一束路过的车灯清晰打到那个拎着砖头的男人脸上,那个瞬间,我骇然地傻在那里。 
   这个见义勇为的男人,竟然是严子俊。 
   2 
   五年前,严子俊可是这个城市的名人。 
   那时候,22岁的他是本市晚报社会版的记者。虽然刚刚大学毕业,却凭着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锐气和满腹游刃有余的文采成了明星记者。 
   只是,这明星的光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不久,严子俊在采访一个父亲刚刚自杀的孤儿时,犯下了滔天大罪,他强奸了那个18岁的女孩儿。 
   而我,就是当年那个受害者。 
   认出我,严子俊似乎没有丝毫意外。他腼腆地将自己的T恤扔过来:“赶紧回家吧,回头我把这小子扭送到派出所去。” 
   我这才赫然发现,自己还半裸在那条破碎的裙子里。 
   裹了严子俊宽大的T恤疾步跑回家,高低不平的小道上,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男性味道,铺天盖地地钻进鼻子来。 
   已经五年了,严子俊身上依然有那种说不出的清香。 
   我忍不住又想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也是个夏夜,红蔷薇正开得满街都是,而我,却完全看不到花香。 
   一直相依为命的爸爸,突然跳楼自杀了。爸爸埋葬第三天,我正木呆呆地坐在房间里,隔壁叔叔领来一个高个子的平头男人。他说这是晚报的记者,想报道一下我家的现状,希望社会上有好心人可以资助我的学业和生活。 
   愣愣地接过那个记者递过来的名片,严子俊三个大字陡然出现在面前。 
   想了好久,我到底没有拒绝这个可能会带来渺茫希望的采访,不过,我将采访时间,推到了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严子俊顶着淋漓的雨水跑进了空荡荡的房间。 
   抱着爸爸的遗像木然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有着亮晶晶眼神的这个男人,我轻轻将一杯水推了过去。 
   湿漉漉的严子俊似乎真的有点冷,他仰头咕咚咕咚喝干那杯温水,然后从包里掏出一盒巧克力放到桌子上,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你晚饭吃的是什么?” 
   我低着头开始抽泣,严子俊劝了大约十几分钟,忽然噤声了。我的脖子忽然触到一种灼热的气息,回头,只见他双颊绯红地站在我身后,整个人扭来扭去地在原地转圈。我窘迫地拉拉翻到膝盖之上的裙角端正地坐好,可是,严子俊的眼神越来越炽热,他的眼睛就像长了钩子一样,横冲直撞地往我身上探来。 
   我忽然有点害怕,犹疑着伸手碰碰他,还没说话,他整个人忽然蛇一样缠上来。我抗拒着推挡他,可是严子俊的唇已经不由分说地落了下来。我惊恐的兔子一样在房间中跳来跳去,而刚刚还温文尔雅的严子俊,现在却成了一个凶猛的猎人。最终,他颤抖着将我压在冰冷的地板上,燥热的空气呼啦啦从窗外涌进来,沉重的阳光哔哔啵啵跳跃在赤裸的身体上,他疯了一样咬吻我的双唇和脸颊,一种说不出的清香,水蒸气一样从这个男人的毛孔中散发出来,一阵阵致命的晕眩中,严子俊不管不顾地进入了我的身体。 

栏目列表
| 散文 | 诗词 | 作文 | 故事 | 随笔 | 情感文章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CopyRight © 2013-2015 学习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素材、文档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资料仅供大家学习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