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学习之家,专业的阅读学习平台

加入收藏

财运来了挡不住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5-16
摘要:从前,徐州府有个药店老板孙万丰,经营着一家当地最大的药铺。一个夏天的中午,骄阳似火,暑气蒸人。人们大都潜伏在家,前来买药的客人少之又少。孙老板闲极无聊,又觉得酷热

   从前,徐州府有个药店老板孙万丰,经营着一家当地最大的药铺。一个夏天的中午,骄阳似火,暑气蒸人。人们大都潜伏在家,前来买药的客人少之又少。孙老板闲极无聊,又觉得酷热难当,就搬了一架躺椅,放在厅堂上。然后忽闪着扇子躺在上面乘凉,睏意袭来,不知不觉就迷瞪起来。醒来时,他揉了揉眼,瞟了瞟门外。突然发现街心上有件闪闪发光的物件。再仔细瞅瞅,竟是一只金元宝。他喜出过望,这就忙着起身去捡。可到了跟前却傻了眼,地上哪有什么金元宝,明明是一个被人扔弃的萝卜头。他空欢喜一场,只好摇摇头拐了回来。他想,无怨人们常说老眼昏花,老眼难辨真伪什么的,这话一点都不假,到底是年龄不饶人啊!

  他坐回了原处,不甘心地再望去,可怎么瞅怎么看它都还是一只元宝。这可奇了怪了,孙老板耐不住爱财和好奇之心,二度来到街上。他瞪大眼睛看看,又用脚踢踢,确认还是个罗卜头。于是,再转身回屋。这样折返了几次,均空手而返。他正在懊恼之际,忽有一人走了过来,只见他到了跟前,弯腰捡起那物件,连看都没看就将它揣进了怀里。而后又像怕人发现似的环视一下四周,见前后左右无人关注,脸上这才流露出惊喜之色。孙老板瞅在眼里,心中不由犯疑。他赶快起身上前询问。那人这时正想离开现场,忽见有人问话,慌忙转过身来。

  孙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此人,只见他国字脸,高鼻大眼,阔嘴,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身着灰布长衫,脚蹬黑色尖口布鞋,虽一身破旧衣装却不像市井猥琐之辈。孙老板知其是落魄之人,就十分客气搭讪道:“先生请留步,在下有事请教。”那人见来者是个戴着瓜皮帽,穿着青布长衫,且面目和善的五十来岁老者,他的神色顿时安然了不少。于是打躬行礼,面露微笑说:“老先生有何见教,但说无妨。”孙老板说:“恕在下冒昧,敢问先生刚才可拾得一物?”那人露出警觉的神情,孙老板不等他回答,就接着说:“请先生不要过虑,在下绝无一丝贪念和恶意。只是有些不解,刚才俺拾起来又扔掉几回了的东西,不知何故却被先生当作宝物似的揣到了怀里。”

  他的话让那人十分惊诧,他反问道:“老先生竟然将元宝都不当钱财,莫非你老富可敌国,钱多的花不完么?”孙老板赶紧问:“你是说刚才你拣的是个金元宝么?那人说:“正是。”孙老板忙问:“能否让在下见识一下?”那人露出不太乐意的神色,孙老板就说:“你要是不放心,就拿在手中,让在下远远看一眼就行。”那人见他执意要看,又觉得眼前的他不像是专门讹人的宵小之辈,这才从怀里掏出了所拾之物。

  孙老板仔细瞅去,那人手中确是元宝无疑,这会儿在太阳照射下还闪着金光。他暗忖,怎么捡到自己手里是个罗卜头的东西,到了他的手上就变成了光灿灿的金元宝了呢?看起来这人非同一般,应该是个财运当头,福气上身的人。既然今天能有缘与他相识,自己就不能错失良机。他赶忙殷勤地将那人让到药铺里,先是好烟好茶盛情款待。这还不算,晚饭时,还将其带到家中,缠着要与他结拜为异性兄弟。

  原来此人姓陈,名泽渊。年近四十,山东济宁人。祖上世代为官,雍正年间,曾祖父因受“江南案”的牵连,被削职为民,放归故里。后家道中落,到了泽渊这里家境竟衰败的一发不可收拾。如今他只好来此地投奔亲友,谁知亲友早已迁徙数年。他举目无亲,囊中羞涩,这才流落至此。不料今日财运突降,竟然意外地捡到元宝一只,这无异于雪中获炭,沙漠中得水。他喜出望外,www.5aigushi.com这会儿正想寻一地儿饱餐一顿,以解腹中之饥。突然又有人抬爱,邀至家中。不仅盛情款待还要和自己义结金兰,这简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天大喜事,焉有有推辞和不允之理。孙老板见他应允下来,不由心中大喜,于是,喊来家眷和儿女与其相认,当着他们的面焚香摆供,二人当即换了帖。

  孙老板年长泽渊十二岁,为兄长,他为小弟。之后他被留下,帮着义兄一起经营起药铺来了。泽渊出自书香门第,对中医中药并不陌生。再加上义兄的亲授和点拨,很快就成了行家里手。说来也怪,自打他留下后,药铺生意日益见好,来抓中药的人络绎不绝,药铺的名声也随之鹊起。孙老板自然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私下庆幸自己有远见,有心计。兄弟的财运,也带来了他家的吉星高照。外人见他生意兴隆,只说是他遇上了能人相助,却不知相佐之人并非神医圣手。孙老板当面虽不置可否,私下却自得其乐。而泽渊有了寄身之处,且衣食无忧,再也不要为颠沛流离,居无定所,饥肠轱辘而发愁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泽渊在义兄处生活了二年有余。一天有一南洋客途径徐州,说起他的姨哥在南洋经商发家的事情。泽渊听说表兄对他甚是挂念,每每谈起他来无不泪眼涟涟。这话当即勾起了他对异乡亲人的思念,并产生了要下南洋寻亲访友的念头。孙老板得知后,先是不舍,后又见他思亲心切,去意难违,这才勉强同意。他私下为泽渊备足了盘缠,又为其装了七八篓子上好山楂,说是当地土特产保不定到了南洋能卖个好价钱。而后与家人一起将其送上码头。临别时千叮咛万嘱咐,要多保重,早去早还。泽渊一一答应,并拜别了哥嫂不在话下。大船从徐州出发一路经淮安,下扬州,过镇江,奔常州,赴姑苏,至余杭。再从钱塘江漂流而下,入东海,一直向南,在福建沿海休整了几天,又起航驶入南海。乘风破浪,日夜前程,大约飘流了半个多月,最终到达了马来群岛。

  船靠了码头,泽厚拿着表兄的地址先上岸联络,然后又与表兄一起回来卸货装车。眼看车就要装好了,一个下人不小心突然被绊倒了,篓子里又大又红的山楂瞬间就滚落了一地。引得码头上的人都驻足观看,泽渊和表兄赶紧过来帮忙。这时一人弯腰捡起一个果子问:“这是何物?可卖?”泽渊不懂马来语,表兄翻译说:“他问你山楂卖不卖。”泽厚一听这里有商机,就赶快点头表示愿意出售,还给山楂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红果。那人听了又问多少钱一枚?表兄再作翻译。泽厚心想,到了这里山楂竟然能论个卖,可真是个稀罕事。既然人家说了,咱何不入乡随俗,顺其自然呢,他当机立断,没加思考,就伸出了三个指头,意思是三个铜板。不想那人却说:“三两银子,有点贵,不过此果罕见,买两个尝尝鲜也未尝不可。”随即掏了六两银子丢下,又从地上挑了一个大的山楂,这才高兴地离去。围观的人纷纷效仿,人越围越多。有的来一个,有的来一对,不一会一篓子山楂竟快卖完了。泽渊正在喜不自胜,忙着数钱时,先前之人突然又拐了回来。通过表兄之口,泽渊得知他要以半价将几篓子红果全部收购。泽渊听了心中不由大喜。在表兄的帮助下,最终以每枚二两纹银一个的价格统统批发给了那人。

  泽厚没想到无意间竟发了笔大财。有了本钱,他想在南洋也开个店跟着表哥学做生意。表兄说:“贤弟才来到,多休息几天无妨,生计的事先不忙着急,你放心。日后为兄会替你留意的。眼下,南洋风光无限。贤弟不如四处走走,游览游览自然风光。顺便多了解一下当地风土人情,也为日后在此地落脚做个准备。”泽渊听表兄言之有理,就点头称是。又盘桓了几日,表兄安排一个伙计为他做向导,二人悠闲自得地四处云游去了。


上一篇:好色的私塾先生

下一篇:假小子的故事

栏目列表
| 散文 | 诗词 | 作文 | 故事 | 随笔 | 情感文章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CopyRight © 2013-2015 学习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素材、文档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资料仅供大家学习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